索菲婭 跟著絲綢之路 回娘傢



記者 金石 文/圖

11月10日,坐在去機場的汽車上的索菲婭,眼睛一直在看窗戶外頭的人、綠樹、各式各樣的高房。她在西安還沒住夠,思量著能再多住幾天就好咧。

“心裡的一個向往”

索菲婭是中國陜西省婦聯請到西安,參加“指尖上的絲綢之路——中亞國傢婦女文化傳承交流培訓”的。她一個64歲在地裡種稻子、在園子務芫荽、在傢做飯的女人,憑啥能參加外國辦的培訓?索菲婭心裡明白,因為她的娘傢在西安。

索菲婭現在的傢,在烏茲別克斯坦京城塔什幹跟前一個叫東幹的村子裡。那是中亞頂西頭、離陜西最遠的“陜西村”,大概住咧150傢老傢在陜西的人。索菲婭還是小娃的時候,她父親總說:先頭她爺的爺白富貴住在東頭頭、老遠老遠的中國陜西白傢咀。後來她老爺跟好多陜西、甘肅人逃到咧中亞。中亞人把他們叫“東幹人”。

娘傢的老傢太遠咧,索菲婭沒敢估量那地方是個啥樣子。

2012年6月一天,索菲婭的大哥在中國轉回來,高興地給她說,咱的老傢找到咧,在陜西西安高陵縣渭河南邊,那兒的人和咱說話一模一樣,把“白傢咀”也說成“北鴨嘴”。咱老傢就在那地方。

“明鏡(肯定)麼。”索菲婭高興地點頭。

村裡有人說,你的老傢找著咧,你都不回老傢去嗎?

回老東頭的老傢,成咧索菲婭心裡的一個向往。

“我的命麼,我高興麼”

中亞“陜西村”的人,好多人想回老傢,可不敢來麼。人們都思量,去咧要有個住的地方,個人去咧往哪地方去嘛,沒有一個認得的。這次是老傢請呢,到老傢有接迎的人,睡的地方也有呢,吃的地方也有呢,索菲婭才敢回老傢。

回老傢的事,雖然索菲婭沒多給人說,還是一下子在周圍傳開咧,把南山的雀都吆來咧。

村裡人跟她說:“你命大麼,你往老傢去呢。” 索菲婭笑模嘻嘻地說:“我的命麼,我高興麼。”

索菲婭思量,她個人真個命大,中亞“陜西村”想回老傢的人有一千一萬,才去咧幾個嘛。這回在中亞總共才請咧15個人,烏茲別克斯坦隻有3個人。連她女子、外甥女也命大,這回一塊去呢。外甥女喜得三個晚上沒睡著。

索菲婭說說就思量開咧,羊碎尾巴大,她後頭還有四個兒、四個媳婦、一個女兒、一個女婿、九個孫子。她走咧,這個穿的,那個吃的,咋辦嘛?兒子說:媽,你嫑操心,你去老傢轉去。知不道以後還有沒有這麼好的運氣。

“西安台中靜電油煙處理機租賃咸(都)好”

10月31日後晌,索菲婭和女子、外甥女從傢出來,在塔什幹坐飛機,跟著絲綢之路,直接回老傢。在烏魯木齊要換乘11月1日前晌的飛機。她們害怕把飛機耽誤咧,沒敢住店,硬硬在飛機場坐咧一夜。

11月1日8點多,飛機飛起後,索菲婭就思量看娘傢是個啥樣子。大約走咧3個小時,飛機喇叭裡說,到西安咧。索菲婭急忙從窗戶往下看,哎呀,西安城多大一坨,路都是正南正北端直的,好看死咧。索菲婭喜地說給女子和外甥女:“你看多麼好看。”她兩個人說:“嗯,好看得很。”

下咧飛機,還沒出候機廳,就見到咧來迎接他們的西安回坊博物館館長安和平等人。在進城路上,索菲婭看到,都到咧秋天,老傢的樹還綠綠的,天也暖和,房子高、也多、也好看,也人多。這是她見過的頂熱鬧的城。

眼瞅生人,腳踩生地,可看到四下的人跟她長的模樣像,說的話一樣,索菲婭像進咧“陜西村”,覺得親得很。“我的腳終於踏上咧老傢的地面。”索菲婭喜得流出咧淚。

在陜師大賓館住下,索菲婭就讓在西安念書的親戚娃把她們引上,到街道上轉。第二天一早,把早起的飯吃罷,又讓娃們領著把大雁塔和北廣場噴泉都看咧。

後來聽咧大學教授的報告,跟培訓班的人參觀咧陜西歷史博物館,索菲婭才弄清,老傢中國有5000年歷史,13朝的皇上靜電油煙處理機出租把皇城紮在西安。

索菲婭思量:西安咸(都)好,也好看,啥也都做得好。

帶著“證明”回娘傢

“陜西村”的話裡頭攪進的有其他台北靜電機租賃語言,可把陜西老話基本還逮(留)著,沒丟。除咧這,索菲婭還要和娘傢對照其他的老東西,看哪地方還一樣。一樣的東西越多,說明她和娘傢的關系越親。為咧這,索菲婭看得特別仔細。她看到,娘傢不光有新東西,有其他國傢的東西,也保留咧大量的老東西。

索菲婭看見西安非遺保護中心副主任王智拍的大荔人過二月二穿雲肩衣裳的照片,高興地拿出她帶來的刺繡褲子,得意地給人們看。在她看來,這就是她為娘傢女子的“證明”。

“陜西村” 女子出嫁的時候還簪燕燕頭,從那一天開始穿繡花衣裳。繡的花有桃紅、赭、綠、淡青、茄皮、紺等等五顏六色,人的歲數不一樣,花色不一樣。他們保留的刺繡針法有剁、拉、縫三種樣子。這三樣針法,她二姐、三姐和亡人大姐都會。她個人光能剁。每年烏茲別克斯坦獨立日熱鬧的時候,他們把繡花的衣裳、手巾、枕頭、鞋、襪子、被子,和炒下的韭菜菜、辣子菜,蒸下的包子、烙下的韭餅、糕點拿去擺,油炸的麻花也罷、麻葉子也罷、馓子也罷,都拿去給人看呢。現在年輕人嫌麻煩,不穿繡花衣裳。她個人冬夏二季還穿這種褲子。這回帶的繡花褲子,就是她三姐繡的。她和女兒在西安的10天裡,一直穿著繡花的褲子。

索菲婭想到大荔看看那些繡花的衣裳,可人傢和“陜西村”不一樣,接媳婦的時候不穿,到二月二才穿呢。

“沒白忙,把手藝學下咧”

索菲婭頭裡操心,培訓不到7天時間,把娘傢的手藝學得下嗎?要是學不下,回去得是害羞得很?

4日前晌,索菲婭在大唐西市范燕燕絲綢藝術中心見到咧紐子。“陜西村”人還用紐子,可都是從中國運去的。她跟著這傢中心工作人員學挽紐子,挽好一個,還讓人傢看對不對。

索菲婭在小娃的時候,跟著大姐鉸(剪)過一年剪紙。那時候,“陜西村”裡接媳婦的時候,婆傢鉸剪紙給門上頭貼呢,給窗子上頭也貼呢。現在不興咧,他們東幹村沒人會鉸咧。4日後晌學剪紙,她跟著藝人學到咧鉸剪紙的技巧,還照著藝人給的樣子鉸咧一條魚。

學創意剪裁那天,索菲婭不光個人順當地做咧一塊蠟染帕子、一對耳環、一個戒指,還使喚縫紉機幫哈薩克斯坦阿拉木圖大學副校長瑪絲茹娃做咧一個茶碗包。

索菲婭在傢,扯面、搟面、包餃子、蒸饃,都能做,甚至會蒸花饃。在“陜西村”,結婚那天,婆傢送油盤子,娘傢回花饃。索菲婭出嫁的時候,娘傢就回花饃來。索菲婭兒子接媳婦,他們傢也接到娘傢回的花饃。盡管這樣,學做花饃那天,索菲婭聽得還是非常認真。起初索菲婭坐在長條桌遠離關中禮饃傳承人黨亞賢的一頭,有個做法她沒看清白,跑到黨亞賢跟前詳細看。就這樣,她跟著黨亞賢做咧一個花棗饃、一個牡丹花饃、一個花糖包子,還幫培訓班其他的人做,給人傢說咋樣搓牡丹花瓣。

索菲婭個子不高,不胖不瘦,穿一身深色衣裳,不多言。起初沒有人過多註意她,後頭連娘傢人都誇索菲婭手巧,學手藝快。記者們開始對著她拍照片。索菲婭高興得很,這次到老傢沒白忙,把手藝學下咧。

“和金子路一樣”

這次在娘傢,索菲婭聽到頂多的是絲綢之路、絲綢之路經濟帶。絲綢之路就是她父親說過的古老的綢子路;絲綢之路經濟帶,她這回也清楚咧,就是要像古時候的絲綢之路一樣,不論哪個國傢,哪裡的人,多在一搭拉話,一個知道一個心裡思量啥呢,一個跟一個做朋友,像一個村裡的人一樣親,你到我這做買賣,我到你那做買賣,哪地方長呢掐一下,哪地方短呢彌一下,都得利。“陜西村”有口令:一個好不是好,大傢好才是真個好;要得好,大帶小,大不帶小,一輩子不得好。也就是老傢人說的“合作共贏、和平發展”。 140年前,就是一個莫把一個當事,打捶嚷仗,她的老爺才從陜西到咧中亞。打鬧對啥都不利,和平咧光陰才能往上走。

索菲婭不由得想起,“陜西村”的人,已經吃到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利咧。“陜西村”不少娃們到老傢念完書,有的在老傢幹活呢,有的在中亞給蓋高房的、掏鐵路隧道的、修地鐵的、做買賣的中國人當翻譯呢,都有咧工作,傢裡日子好咧。她的四五個侄子、外甥回老傢念完書,就都做咧翻譯。她這回能夠回娘傢,是絲綢之路經濟帶賞給的福。絲綢之路經濟帶和金子路一樣。

“個人的望想都能實現”

索菲婭娘們仨是培訓班裡最早到西安的,比其他的人早到一天;也是最後離開的,比別人多停留一天,可她還是沒住夠。

在娘傢這些天,這個請他們坐席,那個送他們禮,路上有的人遇見,聽說他們是從中亞“陜西村”來的,就把他們往傢裡請。娘傢人都親得很,說她是回到娘傢咧。她心裡熱熱的,娘傢還認她這個女子,她真個是熬娘傢來咧,再住一個月,也舍不得走。娘傢人請他們以後再來。陜西省婦聯領導也說,培訓班還要辦。頂要緊的是,絲綢之路經濟帶肯定越走越寬,回娘傢當然也就越來越方便。

娘傢人說,他們是中國與中亞民間友好交流的使者。有十個會說的,還要有一個會聽的。這是娘傢給他們頂高的名。她思量,不光要把學到的手藝帶回去傳給娃們,也要讓大傢都給絲綢之路經濟帶鼓勁,不光說給親戚、朋友,說給“陜西村”的人,還要說給中亞其他的人。三人一條心,黃土變成金;大傢拾柴火焰高。絲綢之路經濟帶寬咧,大傢的命也就都大咧,個人的望想(向往)也就都能實現。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49f8qxm44 的頭像
e49f8qxm44

小峙的好物推薦

e49f8qxm4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